璀璨光华,水晶工匠-凯发网站

璀璨光华,水晶工匠

璀璨光华,水晶工匠

记者 梁红燕 雷蕾 涂丽丽

正月十七,农历新年刚过,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入围2020“中国非遗年度人物”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寿山石雕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的陈礼忠和29岁的刘凌峰一见如故,并收他为徒。

前不久,记者在连云港市东海曲阳祥巨水晶工作室见到了这位年轻的玉石雕刻师。十几度的气温下,整洁的白衬衫纽扣一直扣到下巴颏,外罩一件香芋紫的薄毛衣,眼睛很有光彩。乍见,你很难将眼前这位有着一张娃娃脸的雕刻师和全国技术能手联系起来。

我为时代画像

刘凌峰是福建莆田仙游度尾镇人。仙游自古有做木雕的传统,度尾镇则是“八闽雕龙始祖”郭怀、国画大师李耕故里。刘凌峰回忆,左邻右舍,一件工具,一台机器,就是一个木雕加工作坊。去找小伙伴玩儿,几乎家家都在做雕刻,小孩子都在摆弄木头。他的几个姑姑都是学美术出身,大姑是高校的美术教授。暑假,大人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把他送到姑姑家请帮忙照看。姑姑画画,他就在一边跟着学,打下了扎实的素描功底。

耳濡目染,加上家乡的传统,刘凌峰从小对雕刻有很深的感情。16岁,他毅然决定拜民间艺人李建彬为师,正式进入雕刻领域。潜心学习了几年木雕之后,2009年,李建彬转向水晶雕刻创作,刘凌峰便跟随师父学习了四年水晶雕刻技艺。2012年,他们来到水晶之都江苏连云港东海。

师徒在曲阳乡租了几间民房,便有了自己的水晶工作室。“这里安静。”刘凌峰说。

他的雕刻主题以传统文化为主,有传统人物、龙、狮子、麒麟、貔貅等等。为了把人物刻画得更传神,除了看书了解相关传统文化知识,他每年都会到各地去采风。他认为,只有热爱生命,热爱生活,沉到生活的最底层,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他甚至会到雕刻的人物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人物生活的环境,了解时代的变迁,从中汲取创作的灵感。有时候,他在一个地方一坐就是半天,“我喜欢淳朴的人们”。

玉石雕刻立足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脉,传承着中华优秀文化基因,形成了精妙绝伦的表现形式和文化内涵。刘凌峰认为,新时代的匠人们不仅仅要发扬传统,更要用巧夺天工的技艺为时代立传,为山河画像,记录这个伟大时代的梦想和实践。

他历经三载、呕心沥血精心雕铸的水晶钛晶作品《龙腾盛世》获得“陆子冈杯”最高奖项“最佳工艺奖”,水晶作品《秋·意》获得“陆子冈杯”金奖,《五行麒麟》、《龙生九子》分别获得银奖。在曲阳的水晶工作室里,一件毛主席的水晶雕刻格外引人注目。

传统的世界的

传统的,也是世界的。

经过多年潜心打磨,刘凌峰的技艺日臻成熟。在去年底刚刚结束的行业职业技能国赛——在上海工艺美院举行的2020年全国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中,刘凌峰获得了职工组银奖。日前,公示已经结束。根据规定,获得各工种决赛前三名的选手(工艺品雕刻工双人赛前两名的4名选手)获得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授予的“全国技术能手”荣誉称号。

两年一届的全国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是行业内最高赛事,分全国工艺品雕刻职业技能竞赛、全国宝石琢磨职业技能竞赛、全国景泰蓝制作职业技能竞赛三个赛项,下设7个赛区。选手从全国几大赛区层层选拔进入决赛,可谓万里挑一。从1981年第一届国赛开始,截至目前,共有18位玉石雕全国技术能手。

雕刻是极费功夫的手工技艺,一件作品从初稿设计到成品耗费两三年是常有的事,用呕心沥血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当初一起学艺的20几个师兄弟,现在依然在这一行的只剩3人,年轻的雕刻师就更少了。

刘凌峰是本次国赛全国工艺品雕刻职业技能竞赛赛项职工组最年轻的一位。早在2016年,当时只有24岁的刘凌峰就获得了国家一级/高级技师称号。

从16岁入行以来,刘凌峰一直保持着每天雕刻的习惯。他的技艺日臻成熟,国内外很多人慕名前来,有的切磋技艺,有的请他雕制作品。他的位于东海曲阳乡的水晶工作室年产值达到2000万元。

最近几年,直播带货如火如荼,但刘凌峰一直没做。他说,直播虽然是很好的平台,但的确鱼龙混杂,我这个人比较传统,我的性格做不了这个。

精妙中华技艺

刘凌峰其实并没有格外操心客户,大部分都是口口相传,慕名而来,国内外的客户都有。

水晶雕刻是玉石雕刻里面难度较大的,原因有二。

首先,水晶的硬度比木头、玉石都要大,更接近宝石。由于质地很脆,所以在雕刻过程中要看清方向,掌握好力度,否则容易出现裂痕,破坏了作品的完整性。

再就是,玉的裂痕可以处理,水晶因为其通透的特点,裂痕从各个角度都可以看到,处理难度较大。包括在处理水晶中的瑕疵的时候,对技术和设计的要求更高。

在位于曲阳古城的刘凌峰的水晶工作室,记者看到有抛光、打磨等工作间,几名工人正在忙碌。据介绍,一件水晶作品要经过初稿设计、初坯、细坯、细修、打磨、抛光等多道工序,是地道的手艺活儿。一般一个20厘米见方的雕件至少要用掉1个月时间。当天正在工作间打磨的一个长约40厘米、高约30厘米的雕件,已经做了两年。30岁出头的年轻打磨工人,正在用一个高速旋转的小机械对雕件细部进行打磨,机器旁边有一个喷水的装置。雕件上的人物面部、手指细如毫发,这位工人目不转睛,一旁的记者大气也不敢出。工人说,喷水装置是为了给打磨机械降温,如果温度升高,可能造成水晶开裂。他从20岁就开始学习水晶技艺,现在已经十几年了。

去年底的国赛在上海工艺美院举行。比赛中,选手要根据随机分到的玉石材质和形状,设计图案,并进行打磨。刘凌峰雕刻的,是一个财神。整个作品高约8厘米,财神的脸大概只有5毫米高。技能操作环节考验的是选手的设计、打坯和精雕细琢的基本技能。很快,他手中的玉石就有了生动的模样。最难的是细节的刻画,仅财神的面部,刘凌峰借助放大镜,足足雕了一天才完成。作品最终获得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获得国赛银奖,被上海工艺美院馆藏展览。

今年春节,刘凌峰回福建老家过年,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礼忠一见如故,遂拜为师父。这两天,刘凌峰将返回安静的曲阳古城,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水晶梦想里。他说,他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相关词条
闻艺热读
"));

匠人百科

微信“扫一扫”浏览